<menuitem id="mk48q"></menuitem>
<sup id="mk48q"></sup>
<acronym id="mk48q"><noscript id="mk48q"></noscript></acronym>
<acronym id="mk48q"></acronym>
<acronym id="mk48q"></acronym>
<rt id="mk48q"><noscript id="mk48q"></noscript></rt>
<tt id="mk48q"></tt>
新贛州房產網 >> 資訊中心 >> 業主維權 >> 正文

有人持“假裁定”過戶他人房產 法院明知造假為何不作為?

發布更新時間:2018/9/7 9:05:01 瀏覽次數: 文章來源:華商報 手機閱覽本文

  原標題:法院明知造假為何不作為?

  

  兩年前,榆林市一男子董某拿著榆陽區法院的一份執行裁定書,來到榆林市房產交易中心,將他人的一套房產過戶。事實上,這份裁定書竟然是偽造的,而且該房產過戶的程序也存在明顯漏洞。

  然而,就是這樣一份虛假的法院執行裁定書,舉報人發現后向榆陽區法院舉報長達近一年時間里,法院對這份“假裁定”竟沒有任何處理結果,既沒有向公安機關主動報警,也沒有給舉報人一個說法。

  債權人參與分配中

  債務人房產被他人過戶

  2013年10月,榆林市民常士豹給鄰居李某霞借款28.3萬元,由于李某霞并未按照雙方約定的時間還款,常士豹將李某霞起訴到榆陽區人民法院并勝訴。

  在法院執行過程中,常士豹發現,李某霞僅有的一套房產已被另一名債主董某申請查封,于是常士豹于2015年9月向法院提出參與分配申請。

  “申請提交后,法官告訴我,等房屋拍賣后,將房款與董某按比例分配。期間,法院執行局領導當面告訴我符合參與分配的條件。”常士豹稱,隨后兩年,他多次前往法院查問進展,直到2017年10月,常士豹再次前往法院詢問時被告知,李某霞名下的房子已經被過戶給董某。

  得知這個消息,常士豹立刻找到辦案人員,并一同前往榆林市房產交易服務中心查看,發現董某于2016年9月12日在李某霞不在場情況下,單方面將李某霞的房產過戶到其一人名下。

  “李某霞已經失聯多年,這套房產是我討債的唯一希望,可明明我已經參與分配了,怎么還是被董某一個人過戶了?”

  董某過戶時,留給榆林市房產交易服務中心一份名為(2015)榆執字第01567-6號執行裁定書復印件。常士豹找到后,氣憤地拿著這份裁定,找到榆陽區法院“討說法”。

  法院確認裁定書系偽造

  后續近一年卻無下文

  令常士豹大為意外的是,本來他是要質疑法院為何未通知全部債權人的情況下,出具執行裁定書單方過戶,造成債權人權利受侵害。但是當他拿著這份裁定來到法院后,無論是法院執行局負責人,還是這份執行裁定落款處的三名法官,他們均表示:“沒有見過這個裁定書。”

  “既然裁定書上署名的法官本人都沒有見過,那這份裁定書肯定是假的。”于是,常士豹拿著裁定書到公安機關報案,但被告知除非法院有書面證明裁定書為偽造,否則不予立案。于是常士豹又返回法院交涉反映,盡管法院明確稱“沒出過這份裁定”,但2017年10月至今,榆陽區人民法院以“請示領導”等理由,始終再也沒有給常士豹任何說法。

  房產過戶程序存漏洞仍過關

  詭異“假裁定”究竟誰擔責?

  明明自己能夠參與債務人的房產權益分配,結果房產被其他債權人持一份假手續輕松過戶,盡管自己投訴反映不止,法院卻沒有任何人愿意提供幫助、查處不法行為或說明具體情況。根據常士豹反映的信息,華商報記者連續采訪榆陽區法院以及與房產過戶有關的兩家單位,梳理出該事件的幾點疑問。

  疑問一:持“假裁定”為何能順利房產過戶?

  據2016年時實行的相關規定,法院執行過程中,在被執行人不在場的情況下,要將被執行人查封的房產過戶到申請執行人名下,需要法院工作人員持“執行裁定書”和“協助執行通知書”,先到榆林市不動產登記服務中心辦理解封,然后持上述文件到榆林市房產交易服務中心辦理房屋過戶手續,最后回到榆林市不動產登記服務中心辦理“房屋轉移”手續。

  華商報記者注意到,董某辦理所有房屋過戶所需的手續均在2016年9月12日一天之內完成。

  隨后,華商報記者在榆林市房產交易服務中心查詢到,2016年9月12日,董某過戶李某霞房產時提供的法律文書為榆陽區人民法院(2015)榆執字第01567-6號執行裁定書,此外系統檔案中并未有“協助執行通知書”。中心工作人員稱,當時應該有“協助執行通知書”,只是沒有錄入檔案。

  榆林市不動產登記服務中心負責人介紹稱,李某霞的房產于2016年9月12日因查封到期自動解封,隨后他們確實辦理了“房屋轉移”手續,至于辦理“房屋轉移”過程中是否合規,目前正在調查。據該中心工作人員稱,辦理“房屋轉移”手續的系統檔案中,也只有“執行裁定書”,沒有見到“協助執行通知書”。

  8月29日,華商報記者撥通董某電話核實上述事宜,董某未做任何回應直接掛斷電話。

  疑問二:既然法院確認“假裁定”為何不查處?

  “榆陽區法院明知道這個裁定是偽造的,但仍態度‘曖昧’,我懷疑有法院內部人員勾結董某,法院明顯在包庇。”常士豹無奈地說,2017年10月至今,在明確了“執行裁定書”不是法院出具之后近一年的時間,他多次找到法院各級領導要求查處此事,期間包括主管副院長和執行局負責人也都知道此事,均遭到推諉,至今沒有任何結果。

  8月29日,榆陽區法院回復華商報記者稱,經主管副院長胡建強核查,榆陽區人民法院從未發出過(2015)榆執字第01567-6號執行裁定書。面對記者追問,工作人員回答稱:“法院沒有發出過這個裁定文書也可以說這個裁定書就是假的。”當記者詢問法院將如何應對這份“假裁定”,以及是否能夠出具書面說明時,工作人員表示,如果公安機關調查他們會配合,此外,暫時還沒有其他計劃;至于出具書面說明則需請示領導。但截至發稿前,記者再未得到任何具體回復。

  法律界人士:法院應主動配合公安機關查處

  偽造法律文書涉嫌犯罪

  華商報記者隨后拿著這份“假裁定”采訪榆林市多名法律界人士。多名受訪律師人士表示,單從這份“(2015)榆執字第01567-6號執行裁定書”的內容上看,其格式和引用的專業術語,均與真正法院執行裁定文書無異,尤其落款處所蓋的榆陽區人民法院的公章,從肉眼上看,確實與真實的法院公章一模一樣,想要偽造法院公章,一般來說是不容易實現的,所以這份“假裁定”很可能不是一個人能完成全部的偽造過程。“假裁定”不僅侵害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嚴重影響司法公正和審判機關形象,同時偽造法律文書的行為已涉嫌刑事犯罪。

  榆林資深法律界人士謝元表示,既然法院已經確定裁定書是假的,就有義務主動向公安機關報案以及主動調查此事,榆陽區法院明知有人偽造其單位公文而不管不問的做法確實令人費解。

  對于公安機關不受理常士豹的舉報,謝元稱,由于常士豹并非假裁定的直接受害人(即房主),公安機關為避免公共資源浪費,要求其提供一定的證據再調查立案也符合公安立案的程序要求。此案中,如果是房主和法院這兩個直接關系人報案公安機關就必須直接介入調查。 華商報記者 李敏

  法條鏈接:

  偽造國家機關公文罪。《刑法》280條規定:偽造、變造、買賣或者盜竊、搶奪、毀滅國家機關的公文、證件、印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標簽:房產 維權

提示聲明:1、文內所含的所有設計效果圖僅供參考,規劃/外形/數據最終以實際或政府批文為準;2、本站部分資訊內容可能轉載自互聯網或其他媒體,轉載的資訊信息并不代表本站立場或觀點,同時本站亦不對其內容的來源作進一步追溯。本站對轉載資訊的作者及媒體表示感謝,如轉載的資訊內容侵犯了來源媒體的利益,請聯系我們刪除。

相關文章推薦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168
<menuitem id="mk48q"></menuitem>
<sup id="mk48q"></sup>
<acronym id="mk48q"><noscript id="mk48q"></noscript></acronym>
<acronym id="mk48q"></acronym>
<acronym id="mk48q"></acronym>
<rt id="mk48q"><noscript id="mk48q"></noscript></rt>
<tt id="mk48q"></tt>
<menuitem id="mk48q"></menuitem>
<sup id="mk48q"></sup>
<acronym id="mk48q"><noscript id="mk48q"></noscript></acronym>
<acronym id="mk48q"></acronym>
<acronym id="mk48q"></acronym>
<rt id="mk48q"><noscript id="mk48q"></noscript></rt>
<tt id="mk48q"></tt>